http://www.chinahuama.com

并进行适当的感情联络

  今年5月8日,刘女士通过微信添加了一个自称阿轩的好友。5月24日,阿轩主动找刘女士聊天,称自己知道一个稳赚不赔的期货投资平台,还有分析师帮忙分析,让刘女士跟着他操作,赚到的钱三七分成。

  刘女士有些心动,她点开了阿轩发来的链接,下载了一个期货交易App,分三次向App里充值了66666元,并照着阿轩的指示操作了4笔,账面立即显示赚了4000元。刘女士又惊又喜,在阿轩的鼓动下,她又向账户里充值了13万元。但是这次,刘女士并没有像之前那么幸运,来回买涨买跌18次后,账户里竟只剩下13186元。刘女士质问阿轩,阿轩却鼓动她继续充值,把亏的钱赚回来。意识到受骗了的刘女士报了警。

  刘女士的钱款真的是因为期货投资失利而赔光的吗?实际上,刘女士的投资款并未进入真正的期货交易市场,而是经过账户层层转移,落入了从事虚假期货交易的某公司手中。

  据该公司的业务员张某交代,他们公司期货App上的数据是一开始就设定好的。“里面产品涨跌的走势比外面正常期货走势涨跌有延迟,并且涨跌幅也是翻倍的。比如外面期货的指数涨跌5个点,在我们期货App就会涨跌10个点。我们都是让客户反着买,外面的期货是涨的,我们就告诉对方这个期货要跌了;外面的期货是跌的,我们就告诉对方这个期货要涨了,就用这种方式让他们把钱输光。如果有人要取现,就由我们组长来负责和对方聊天,让他们继续投钱再输光,如果组长也搞不定,就由经理操作App提示对方取现审核失败。然后我们就不再理他了……”

  张某提到的经理名叫郑某,同时也是某公司的管理人员。郑某手下有组长4人,组长手下又有业务员15人。他们之间分工明确,经理发工资,提供App下载二维码,给员工提供“话术”指导(指导员工怎么和客户交流,让客户投更多的钱)。组长负责一个小组,分配指标,帮助客户操作。业务员负责聊天吸引客户“投资”。“我们有任务,每天发5条朋友圈,加30个至50个好友,在朋友圈把自己包装成成功人士,并进行适当的感情联络。”业务员龚某交代。

  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,经理郑某通过现金的方式发放工资,并频繁更换办公地点,但仍然难逃法网。目前,已查明该案有17名被害人,涉案金额约200万余元。(记者 林中明)

  两部委组成联合检查组 全面排查各类涉校安全隐患在2019年秋季开学之际,公安部、教育部4日在京联合召开电视电话会议。记者从会议现场获悉,近六年来涉校刑事案件连续下降,但是校园安全工作仍存在不少薄弱环节和漏洞。会议要求各地公安机关会同教育部门立即组成联合检查组,对各类涉校安全隐患进行全面深入排查,逐一落实整改措施。【详细】

  北京互联网法院发布十起网络热点案件9月3日,北京互联网法院在成立一周年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了《北京互联网法院审判白皮书》,白皮书盘点了包括“抖音”短视频著作权案、“暗刷流量”案、“图解电影”案、“教科书式耍赖”名誉权案等十起网络热点案件。【详细】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